竹林裡的月光依舊

院前,墨綠的藤蔓肆無忌怠的攀爬在竹籬笆上。微風拂過,茂密的綠葉隨風蕩開,許多翠綠的小葫蘆輕輕地搖擺著,猶如一個個小肚腩在歡快的跳著美妙的肚皮舞。

院內,葡萄架下的竹椅子邊,蹦蹦跳跳的七八隻雛雞‘嘰嘰,啾啾’叫得服務式住宅正歡,突然,一隻小黃狗從石桌下竄出,驚得那些雞仔們撲騰著翅膀四下逃竄。小狗轉身張著大嘴對著那些雛雞嚎叫兩聲,急匆匆地跑進竹屋裡去了。

房間裡白濛濛的,一盞U型節能燈在橫樑下發出微弱的白光,空氣裡還散發著淡淡的米飯清香。此時,小黃狗豎著耳朵圍著圓桌邊打轉,一溜粘粘的口水在嘴角直滴淌,瞪著滴溜溜的眼睛,還不時的朝右邊‘噢噢’叫喚著。

右邊不遠處,一個夯土灶被朦朧的霧氣籠罩著,灶膛裡幾撮乾柴‘劈裡啪啦’在猛烈燃燒,黃燦燦的爐火把一張粉嫩的臉映得更加紅彤彤。汗流浹背,手裡抓著一把柴草往灶膛裡猛塞,然後站起身,她彎下腰。接著抬手掀起木制的鍋蓋,在熱氣騰騰的一瞬間,她蹙眉撇開了臉,同時,還朝著小黃狗嚅道:“去,去……”

“噢,噢噢,嗚……”起起落落的幾聲回應,小黃狗聾拉耳朵,低著小腦袋,屁顛屁顛的跑出屋了。

綿綿延伸的竹海裡,繁星點點,月兒彎彎。葡萄架下的石桌上,東倒西歪的通渠公司擺著幾個黃色葫蘆,一個長髮女子懶洋洋的扒著,雙手正無聊的擺弄這些不倒翁似的葫蘆;桌下小黃狗斜躺在女子腳邊,閉目養神,滿足的樣子顯得乖巧可愛;竹籬笆周圍傳出雜亂無章的蛐蛐聲,還有不遠處竹林裡剛歸巢的鳥兒‘啾啾’的鳥鳴……

嘩嘩聲不絕於耳,抓著葫蘆的雙手動作慢了下來,倦意襲來,她的眼皮沉沉的往下掉——

月光下,無數的小腦袋在眼前跳動,擺動的小肚腩在挑逗著她的視覺,仿佛穿著媽媽做的繡花鞋奔跑在竹林裡,耳邊還傳來媽媽叮嚀的回音:“曲子難吹,給你種顆身姿妙曼的葫蘆,陪著你在月光中洗禮……”

啊,小葫蘆,小葫蘆,你快快長,我要吹一曲經典的月光曲……

拿起長長的竹枝條甩向小腦袋,‘噗噗,咚咚’全開了花,清澈滋液聚成一潭馨香四溢的酒池。月映清輝,芬芳馥鬱,月牙羞答答的望著池中倒影,捧著腹笑撐了臉龐,池塘周圍千千萬萬的葫蘆瓢齊刷刷的排成隊伍,等待。

於是,我跑丟了繡花鞋,忙碌的穿梭在它們中間,飛快地DR REBORN投訴拽著小肚腩往池子裡拋去,酒池蕩起了圈圈漣漪,醉了臉龐。

月光下,秋露,清清涼涼,乒乓落地的聲響驚醒了在手足舞蹈的單薄身影。

睜開癡迷的眼眸,望著籬笆牆外的竹林發呆,恍惚。

也是這樣的夜,也是這樣的月光,拉弓滿盈,林中狩獵。

挺拔剛毅的身影牽著她在風中奔跑、嬉鬧……

遠了,遠了,只是,這,曲,該如何彈?

抬頭,張開雙臂,借問月光,無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