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過對外界紛擾的事物

年光飛逝,舊歡如夢。有時,覺得自己已近遲暮之齡,對世間繁華無染髮焗油多熱愛。不喜遠遊,不喜喧鬧,除了偶爾去幾次近處的山水園林,算是足不出戶。靜坐,喝茶,養花,聽雨,我安享當下閒逸的時光,亦是對數年來寂寞耕耘文字的恩賜。

此刻,獨坐小窗,看夜色朦朧,庭院燈火闌珊。曾經可以任意揮霍的光陰,如今已經學會節儉淡然。年歲越大,時間愈見拮据羞澀,亦無可相爭。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修為,人間多少必經之事,走過了,也就從容。

靜水流深,花開無音,花落無痕。時光的雪纖瘦波影捉弄著誰的眸子?剔除浮華的棱角,把潦草的心事丟進風裡。人說“情堪雋永”,我說似夢非夢。心路恬恬,途徑了春的溫柔,夏日的不羈和熱烈,轉眼之間又感受了深秋的纏綿。悠哉悠哉,美了過客的夢。

莫名覺得,塵緣如夢,夢醒無蹤。靜靜獨行,這季落花妖嬈了青蔥歲月,恬淡了世間所有浮華,濡染了過眼雲煙。就在念與不念之間,莞爾一笑,身後已經雪纖瘦學會雲淡風輕。有些話,就只能止於唇齒,有些痛也只能掩於一世流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