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就隐藏在有一搭没一搭的生活状态里

幸福是关乎我们自身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,其实也是一件只有自己才能感知的一种情绪,但在如今这个新媒体时代,每个人都可以借助各种平台展示快乐或者悲伤,幸福这个较为隐秘的情绪体验已经被很多人晒得毫无保留,我乐于看到别人幸福,也愿意分享他人的幸福,可幸福到底是什么,每个人心中到底还是有它不同的模样。

今天不知怎的,在想到幸福这个词的时候,脑海里总是闪过几个画面,而这些画面似乎都与它不沾边,可是为什么,我心里会感觉到如此的温馨呢? 比如,那天正在看闲书,接到朋友的电话,招呼着出去吃饭聊天,以前是巴不得的要早点赶着去呢,可是那天却在电话里支支唔唔借故推托,因为实在是不想放弃书中有意思的章节,看完后开心了一小会,又觉得无趣,便又上赶着蹭过去,全然不顾那边的节奏,只管顺着自己的心意,并不介意吃了什么聊了什么,只是享受那种松散的没有主题的寒喧,或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那种接近无聊的场景,可是那样的夜却被长久地留在了记忆里。

一次和父母出去散步,我总是羞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目前为止还没有过和父母手拉手的经验,他们的腰有些微躬,步子比较慢,花白的头发随风飘啊飘的,我跟在他们身后,一面和他们说着话,一面看着路上的车,过马路时我会紧紧拉着他们的胳膊,父亲的步伐总是很沉很小心,过马路时我拖也拖不动。他们有时会驻足在一个小菜摊前,和卖菜的老人聊几句,顺便说一下天气身体孩子什么的,有时会回忆起从前的故友,记得的都是些有趣的笑话,或者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话,可是空气里总是有温情的微风拂过,而时间萎缩在这样广阔的温情里,我只嗅到蜜糖一样的芳香;还有那一次,和女儿躺在床上,没有电,窗外有月亮,星星很疏朗,外面很安静。女儿有几根头发粘在我的脸上,痒痒的,她的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还残留着葡萄的香甜,我的手时不时地抚着她的小脸,她一个劲地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我没有办法回答她,只能敷衍着说着“真的吗?”“不知道啊”“可能吧”“有意思”……到最后我也发现女儿的提问并不是需要我的一个答案,她只是想要有人听她讲话而已,到最后,她靠着我的胳膊睡着了,借着月光我看到她长长的睫毛,鼻尖上小小的汗珠,听着她微弱的鼾声,我就这样凝视着,心中一片寂静澄明,此时此刻,即使耶稣召见仙女下凡,也断然不会起身。

也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睡一个大大的懒觉,蓬着头,趿着拖鞋,一会自冰箱里拿出一罐酸奶,一会自衣柜里挑几件从未上身的新衣,比划一阵子,一会在厨房里捣鼓一碗蛋羮,一会又打开电视,胡乱翻着频道,一会又打开电脑,被淘宝里的打折衣服所吸引,纠结着买还是不买,最后索性全部都拿下。一会又沉浸在无厘头的电视剧里,居然会被老套的情结逼出眼泪……看似虚度了一天的光阴吗?可是那慵懒的自由的无拘的自在,令自己回归到一种最本真的状态。

应该就是在上周吧,偶然路过广场,随便找个长凳坐定,看着满眼的花花草草,听着悠扬的提琴声,风儿撩起裙边,一只卷毛小狗在树底下撒尿,婆娑的柳枝在头顶荡漾,几对恋人在翩翩起舞,而天空极蓝,云朵摆了姿势想赚取一点青睐,这时怎么会有思绪呢?整个人是含混的模糊的,一如树影下斑驳的光影,跳跃着闪烁着,然而却寂寞着。

悠闲或是细微,忙乱或是琐碎,高大上的场景是另一个世界的主流,在自己的世界里,唯有自己的心才是真正的主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