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傷感

可不可以讓我再壞一次

冬日曬太陽,不僅有利於健康,更是別有一番滋味。在朋友的陪同下,我遠離川流不息的車潮,躲開了熙熙攘攘的人群。在東錢湖的沙山村,偷得浮生半日閒,度過了一個閒適的午後。

因為去的時候沒帶足吃的東東,所以又開著車去找,在十里四香,終於找到了一家小超市。在這家小超市裡,我發現了一個新大陸。那一刻,我衝著朋友驚叫起來:居然這裡還有阿咪奶糖賣!

這種糖,是我在小學時吃過的,後來名創優品就很少吃了,再後來,它基本上可以說是已經絕跡了。近十多年來,我再也沒有看到過有賣這種奶糖的。至少,三江、家樂福、沃而瑪等等,寧波的很多家超市都沒有。

坐在湖邊的草坪上,吃著阿咪奶糖,那種味道,讓我想起了那個無憂的童年……童年,永遠是我們生命中最值得珍藏的一部份,也是記憶中最溫暖的故鄉。朋友看我一個人在那裡偷著樂,於是要求一起分享。就這樣,我跟他講述起我那一年的童年。

小時候的我,經常生病。這也是我一直不是很活潑名創優品不貪玩的主要原因。因為我一貪玩,就是感覺到累,一感覺到累,就會生病。也正因為這樣,我從小到大,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寵兒。到現在還被母親寵著,溺愛著。

我的童年,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點滴中度過的。那時的我,三天兩頭生病,一個星期不掛點滴,連醫院的院長都會惦記我。而我,那個時候特別享受的就是冬天。而且,我特別喜歡生病。只要一生病,那對我來說,簡直就是進入了天堂,我也就直接成為了上帝。醫生會主動上門到我家來為我掛點滴。晚上,學校放學後,老師會親自上門來為我補習功課。

記得有一年,我生了一個冬天的病。記得有一次發高燒,母親名創優品miniso怕我在家掛點滴會受涼,就讓我爸把家裡的長沙發搬到院子裡,早上十點,我按時從床上爬起來,然後由爸背我到院子裡的沙發上,就這樣開始掛上點滴。老爸又幫我在旁邊放上一張小圓桌,我隨手可以拿到。圓桌上,都是老媽為我準備的,我喜歡吃的零食。有回香豆、瓜子、甘蔗、咪咪酥,還有就是阿咪奶糖,再加上一杯茶。

即便是後來高燒退了,我還是以身體虛弱無力為理由,拒絕去學校上學。慈愛的父母對我更是千依百順,從來都舍不得責罵我,在我生病的時候,更是不敢說個不字。我還是照常睡在院子中的長沙發上,蓋著暖暖的被子,看看書,聽阿婆們給我講故事。

那個幸福啊!現在想起來心都像裝了蜜似的甜。睡到中午,母親會做好人民幣 港幣我喜歡吃的菜,還是拿到小圓桌上一放,然後,我就由睡改成坐,坐在太陽下用母親做的愛心午餐。吃完飯,我依舊是鑽進被窩,一直睡到太陽西下。整整一個冬天,我都是這樣度過的。

童年,不管怎麼樣,即使是生病,也是這麼的美好。只可惜,如今,它已經一去不復返了!說完這些,我的雙眼已不知道模糊了多少遍。曾經的我們,那些簡單而幼稚的歲月,讓我如痴如醉。而今,對我來說更多的只有無奈。突然有一種壞壞的念想,想再生一次病,再重溫兒時的小幸福,享受一下那種久違的,濃濃的親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