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由admin发布的文章

喜歡一個人本沒有錯

暗戀一個人,總會期待對方的問候而陷入深深的思念,對方是你生命中的期待已久的風景,牽動你的思緒,扣動你的心扉。時光匆匆而過,而你卻願意一直守候在對方的不遠處,不知疲倦的跟隨,你小心翼翼的從他身邊走過,只為那一刻的悸動和感受,暗戀一個人是幸福的,也是落寞的。

你有暗戀過一個人嗎?你有為了一個人而鬱鬱寡歡或是食不知味嗎?喜歡他,卻不能告訴他,或者因為他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,想要關心他,卻不能靠近他,只因你們無法在一起。你只能把那份情深深的放在心底,任它在心海深處泛起陣陣波瀾,看到他時莫名歡喜,看不到他時忍不住就會失落,那種思戀你無法控制,任它悄悄地蔓延,暗暗的滋長,最苦的不是等待,而是等待過後,仍然等不到想要的期許。

相逢本有緣,你多麼希望對方可以多看你一眼,至少能夠感受到你的存在,你多麼希望對方可以懂你一點,至少能夠看到你眼中那些許的落寞,因為情不自禁,才會如此依戀,有時候你會突然的厭惡你自己,為何不能收斂一些呢?你明明知道,那是一種揪心的痛楚,常常躲在他的身後,只為看到他那熟悉的身影,怕他回頭,又希望他回頭,多麼矛盾的心境,多麼無奈的感受。

對方一個表情,一個笑容,都會觸動到你的心弦,靜靜地看著他,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個人的身影,完全沉醉在對方的世界中,綻放了心靈,柔軟了心扉。多麼希望畫面可以靜止,時光可以停留,就這麼一直看著他,想著他,這樣的心境已經找不到任何詞彙可以形容,最幸運,生命中可以遇見他,你的生命因為他而變得豐盈美麗,因為他而倍感幸福,即使你從未表達過愛,從未說過一句我喜歡你。

暗戀一個人,總會忍不住想念,一個人的時候,那種孤獨感會油然而生,想念的氣息遊蕩在房間的每個角落,空氣中彌漫著淺淺的憂傷,但心裡也會感到一絲絲的甜蜜,那些深深淺淺的思念,都是因為喜歡。情由心動,愛由心生,對一個人的喜歡,沒有緣由,那個人的名字總會在你的心間起起落落,儘管你知道對方離你很遠很遠,可對他的喜歡和欣賞,卻一刻都不曾改變。

不過對外界紛擾的事物

年光飛逝,舊歡如夢。有時,覺得自己已近遲暮之齡,對世間繁華無染髮焗油多熱愛。不喜遠遊,不喜喧鬧,除了偶爾去幾次近處的山水園林,算是足不出戶。靜坐,喝茶,養花,聽雨,我安享當下閒逸的時光,亦是對數年來寂寞耕耘文字的恩賜。

此刻,獨坐小窗,看夜色朦朧,庭院燈火闌珊。曾經可以任意揮霍的光陰,如今已經學會節儉淡然。年歲越大,時間愈見拮据羞澀,亦無可相爭。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修為,人間多少必經之事,走過了,也就從容。

靜水流深,花開無音,花落無痕。時光的雪纖瘦波影捉弄著誰的眸子?剔除浮華的棱角,把潦草的心事丟進風裡。人說“情堪雋永”,我說似夢非夢。心路恬恬,途徑了春的溫柔,夏日的不羈和熱烈,轉眼之間又感受了深秋的纏綿。悠哉悠哉,美了過客的夢。

莫名覺得,塵緣如夢,夢醒無蹤。靜靜獨行,這季落花妖嬈了青蔥歲月,恬淡了世間所有浮華,濡染了過眼雲煙。就在念與不念之間,莞爾一笑,身後已經雪纖瘦學會雲淡風輕。有些話,就只能止於唇齒,有些痛也只能掩於一世流年。

野生植物七裡香

秦嶺南麓,有種野生植物,每當春回大地,山桃花開的由盛轉衰時,忽然見漫山遍野又多了一蔟蔟白色的花朵,特別是有春風吹過時,一陣陣清香撲鼻而來,沁人心脾。生活在這兒的人意識到,真是春天來了。這是七裡香花開了,我們會爬到山坡上,折上一把七裡香,一邊走邊嗅著她的香味,拿回家插進灌了水的花瓶,頓時滿室生香,五六天過了,依然香味濃郁。儘管折花時手指被枝上的刹紮的生痛,但換來了滿室芳香,也是值得的。七裡香枝條上為何要長這麼多的刹呢?這一定是七裡香因花太香,招引來動物禍害她,數萬年的進化,長出刹來自我保護。

我們這兒的七裡香屬薔薇科,從主杆上生出若干細枝,向四周延伸達好幾米,枝頭下垂,觸地便生根安家,又長出一蔟來。樹齡長的,樹冠可達二十多平方米,枝條上如月季花一樣長滿了刹,枝條越嫩刹越多。葉子同薔薇相同,只是花朵小,滿枝頭都是。花色白,白的如同藍天下白雲一般。最大的特色在於她的花香味,味濃而不膩,味香而悠長。“七裡香”香七裡,名符其實。七裡香生命力強,長勢旺盛,過去凡能種糧的地方及邊沿,農民是不允許有這種植物的,會連根產除。那些粗壯的、樹冠大的七裡香,都生長在崖壁、溝坎、荒野石皮邊。

去年夏秋之季,從外地來了幾個老闆,專門收購七裡香樹,帶根須,根部以上樹杆長一米六七處截斷。最小胸徑達五釐米以上,越粗越價錢出的越高。有人挖了一株品碗粗的七裡香樹,賣了八千多元。據說外地老闆收購的這些樹,又倒賣給綠化公司,這些公司以將這些樹給城裡的公園去搞美化。這種七裡香樹屬薔薇科,上面能嫁接各色月季,成活率高。母樹大,枝繁葉茂,花豔而大,味香持久。如果嫁接好了,開了花再賣出去,價錢能翻番。村民知道這一資訊後,都上山去挖七裡香,一時間一湧而上,兩三個月下來,各個村都有幾十畝田裡全栽得是從山上挖的比較大的七裡香樹。今年春天都嫁接了大紅、金黃、水紅、粉紅、玫瑰紅……月季,現在還開著花。

人,在火山、地震、洪水、泥石流……自然災害面前顯得是那麼渺小,可是在對待自然資源時又是那樣厲害,哪樣東西利潤大,這樣東西就要遭殃。山上生長了幾十甚至幾百年的七裡香樹,在這短短的兩三個月時間,竟然被挖光了,現在要想在山上找一株粗大一點的七裡香樹都不容易了。

今後這些樹被移植到城裡,看到的大月季花樹,只要樹杆粗壯,樹皮為棕紅色,那必然都是採挖的秦嶺深山中的野生七裡香,她們已經被改頭換面了。月季花香和七裡香的花香不一樣,儘管她進了城,可城裡人享受不到她的那種香味,山裡人也將看不見那種春天最早漫山遍野的一團一團白雲一樣的花,嗅不到祖祖輩輩享受慣了的清香味了。也許再過三十年、五十年才能恢復到原來的那樣,也許永遠不能復原。七裡香啊,七裡香!雖然枝條上張滿了刹,但在萬物之靈的人面前,顯得是那樣的弱小和無能為力。

我不知道在秦嶺這個大植物園中,少了七裡香,會不會引起一些昆蟲的消亡?有的鳥生存會不會受影響?我每次看到田地裡栽的大片大片密密實實一人高的,仿佛等待人檢閱一樣七裡香樹樁,並沒有因樹樁上有月季花開的豔而產生喜悅,反而只生出淒涼、悲哀、壓抑、惋惜感覺。不知麼回事,看到這些七裡香,我竟然想起了十八世紀非洲殖民者,把大批黑人販賣到美洲做奴隸,一群群用繩子拴著,用竹竿串起來,押往船上,穿越大洋運往目的地,途中被疾病、饑餓、寒冷奪走生命的黑奴,拋入大海。這些奴隸已讓征服者剝奪了人的尊嚴和權力,成為為奴隸主賺錢的窮動工具。

受難的七裡香是貪婪的人對大自然的又一次掠奪,不僅是對樹的傷害,也是對環境的傷害、人類自身的傷害啊!

隱藏的某些寓意的啟迪

不一會,飛舞的精靈和安靜的植物,畢恭畢敬的凝視我,呢喃地說:主人,我們愛你,誓言留在唇齒間,芬芳為你積蓄。無論什麼時候,你都不要將我忘記。我像是在夢境,又像在現實。我逐一環抱這些可愛友善的生命,淚如雨下,無語作答。我知道,此刻的我外傭公司很清醒,腦子並沒有犯糊塗,這是真真切切的感動。

我曾無數次來到油光滿面的花草叢,站在它們中間,靜靜地遐思、細細的查看,賞析和品讀這絢爛殷紅和彩虹般容顏背後。我熱衷於與它們近距離的對視交流,期許成為其中的一員,呼吸它們的呼吸,聆聽花開的聲音,分享它們的歡喜它們的痛。

其實,這些熟悉的場景,每時每刻都會有,只是你我忙於自己的事,無暇顧及周圍的某些事。無論是自然界、動物界,還是天界,都有其獨特的語言和黑眼圈感官器。輪回的思念裡埋藏多少對斑駁陸離的往事的追憶。這追憶有欣慰感動,有遺憾歎息,有痛快的決斷和深情的問候。

思前想後,我們所走過的路,哪一段不是極為平淡又富有詩意;哪一個喜悅不是努力後的獎掖;那一次失敗不是在積累和沉澱。其實,所有生命的某個咧嘴,每次跳躍,沒回振作,都是在苦苦掙扎,以及掙扎奮鬥後的釋懷,然而,釋懷後的情景和感受是顯迥然不同的。孤獨算什麼,寂寥是何物,沮喪蟄伏在內心,作威作福,天平的砝碼傾向哪方?我反復琢磨過數次,但終將是徒勞的。

我懷抱,我守望。生活如麻,人生空氣清新機如棋,油鹽醬醋茶,哪樣離得開智慧,真心及付出。我似乎明白了一個道理。世界在擁抱我,我在分享它的精彩快樂的同時,也要盡其所能,投以微笑和真誠的回報。

熱愛的藝術與生命連結在一起

橙色的燈罩,橙黃燈光暖韻中,一本泛黃的書被右手翻開。這樣,就看到了幾幅美妙的插畫:仕女採蓮;童子凝花;書生仰首……畫中的那色彩、意境其實不必細述,僅從我陳述的字面,這美妙的詩情畫境就在觀者心中漾動開來,與個人生命的曆驗、情節、情境相融合;說不定香港景點觀者在一刹那自已進入了畫入意境深處,為人生命運感歎唏噓。

聽著身旁輕微的熟悉的鼾息,讀著《浮生六記》開卷《閨房記樂》,心中緩緩升起甜蜜意味。那一時刻,我感到真是幸福著自已的幸福。

合上書,關上燈,閉上眼。當我想入眠時,心卻心猿意馬起來。是呀,“浮生”,於生命,這是多麼熨貼的一個詞。我感到了輕、感受著慢、感覺著空浮的無量。覺得在這無邊的黑色中,生命是輕的,靈魂是輕的;感到身體就是一葉扁舟,緩緩地起伏著,尋找方向、尋找燈塔、尋找彼岸……這些如同情景劇的碎片,被“浮生”這個詞在當下串聯起來,把我所有的過往連接了起來。人生若夢。可是,在我要入睡入夢時,卻輾轉反側不能入寐。

就是在此狀態中,眼前又浮現出顧長衛導演的電影《立春》的一些片斷。幾位追求藝術的青年人灰暗的人生命運,勾起我心頭許多惆悵。我深知,那是與暗瘡治療我同代人——過去的歲月裡整整一代文藝青年的命運。假如放到今天,她和他們的舞臺會更大、藝術天地會更廣闊,她和他們的命運也許會重寫。可是,人生沒有假如的期許。對於她和他們的人生、命運,我沒有放在道德的經緯上來考究,如果那樣做,我感覺自已才是不道德的。

在小城幾位文藝青年中,我最欣賞的還是被小城居民詬病的跳芭蕾舞的胡老師。為了藝術,他不惜向他所衷腸的異性知音下跪請求與其假結婚,他不惜以極端的被視為不道德的方式來打破人們對他的的偏見。當他在她去探視時,他用監獄發的布鞋立起腳尖仍然面帶微笑跳舞時,我的心靈被深深地震憾著。也許在別人眼裡,選擇跳舞是他人生的不幸。可是我分明看到藝術帶給他的是快樂。

的確,對於這個世界,我不過是一個過客。正如魯迅先生《過客》中的情境。但無論對錯,從不言悔。這是我的生活態度。對於整個宇宙,我只不過是加州健身中心一粒微不足道的微塵。好在我知道自已喜歡什麼,因為什麼而快樂。這就夠了。

夜很深了,也很靜。我數著自已的呼吸,慢慢安靜,慢慢地入眠。

總能喚醒內心深處關於“溫暖”的記憶

作為渤海灣畔土生土長的人,自然的喜歡大海,特別是青島的海。站在陸地盡頭極目遠眺,大海的波瀾壯闊、悠遠深邃,讓我們體驗什麼是海納百川的胸懷。洶湧的波濤、滔天的巨浪,讓人感受生命和進取的力量。赤腳走在軟軟的沙灘上,在浪花拍岸的聲音中深嗅著海的國浩資本期貨氣息,聽海鷗此起彼伏的鳴叫,任海風吹揚起長長的裙裾,任思緒隨海浪飛上波峰浪谷,化成海邊永不落幕的風景。因為愛人的緣故來到群山環抱的泰安,十年。很多時候會比較這兩座著名的城市。

十年前的泰安比現在小多了,也看不到多少有時代氣息的建築。路沿石經常是殘缺的,人行道坑窪不平,窄窄的瀝青路面蓋著厚厚的塵土,晴天浮塵飛揚,雨天兩腳泥漿。習慣平原生活的我最頭痛的是騎自行車出門:在寬闊馬路上飛馳的感覺再也找不回來了,漫漫上坡路,只有推車前行。環顧四周同我一樣的人們,表情自然平靜,步伐堅定有力,並無因推車流露任何不快。我甚至產生了疑問:山區的生活是這樣不方便,什麼是這裡人們前進的動力呢?人可以有理由這樣滿足嗎?

舊有的習慣被打破、新的習慣還沒建立起來時,常常是一個人最無奈最痛苦的時候。失掉了熟悉的人際和自然環境,沒有了瞭解自己的同事朋友,更因遠離了大海,所以經常向愛人抱怨這個地方與青島的差距。這個時候能做的,就是我們一家不厭煩地進山看風景、呼吸新鮮空氣。

一個隆冬的上午,來到明堂園景區。老核桃樹的葉子落光了,遒勁的國浩資本期貨樹枝肆意伸展在料峭冬日的晴空。有個彎腰駝背的老農從旁邊經過,問我們:“不到家裡坐坐?”我很奇怪:素不相識,要我們去他家裡是什麼意思?是搞旅遊經濟想賺點茶水錢吧!愛人解釋道:“這兒的山民非常樸實,意思是讓我們去他家喝點水暖和暖和,不要錢的。”我愕然:這在我們家鄉,在我嚮往的青島,哪怕是偏遠些的村莊,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。在那裡,市場經濟、旅遊經濟的觀念早已深入人心,一般是不會請遊客單純去家裡坐坐的。老人已經走遠,步子邁得堅韌有力,彎彎的身軀與蒼勁的核桃樹漸漸疊為一體。忽然就想到一個詞:歷久彌堅。多麼希望現代文明永遠不要打擾老人的這份樸素自然。那個冬日不再寒冷。

雖然在泰安生活了很久,對交通狀況依然不熟悉。這一屆登山節期間獨自開車去看蘭花展,地點在省莊,很遠。出發之前還在擔心迷路的問題,沒想到出城後很快就把事情解決了:路邊擺攤的大媽夫婦非常詳細地告訴我怎樣走,還特別指出一些容易走錯的國浩資本期貨路口加以注意。那天到達得非常順利。返回時由於修路必須另擇路線,這次是路邊的民工熱情的提供了幫助。他們忙碌得滿身塵土,卻有著最燦爛真誠的笑容。當他們笑著同你答話時總會露出光潔整齊的牙齒,很好看。於是擔心迷路的緊張情緒立刻被化解掉,心情變得愉快起來。

我們生活在一個快速發展和飛速變化的社會,人們在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時,經常會想到如何防備外來的羈絆和侵害,樸實善良的人生底色被埋藏得越來越深。彎腰駝背的老人、路邊擺攤的大媽夫婦、滿身塵土的民工,他們都是生活中的小人物。恰恰是在他們身上,經常體現著人性中最本真、最良善的一面。當來自生活最真實層面的厚道、淳樸不經意間成為眼前掠過的剪影時,——甚至,會為自己滿身鎧甲的戒備心態感到不安、羞愧。

如今,泰安早已不是十年前的模樣。洋溢著現代氣息的高樓、豐富的休閒娛樂方式、漂亮的花園綠地、濃郁的人文氣息……泰安正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。雖然一些馬路依然不寬,一些建築也還是老樣子,但我卻從中讀到了親切。泰山四季的美景各領風騷,令人百看不厭。泰安人的優秀品質絕不止於我遇到的這些。

依然喜歡大海,但曾不止一次的問自己:如果有去海邊定居的機會,還去嗎?——我知道,當能夠這樣問自己的時候,我的愛已經在這裡了:泰山之雄偉包容,有如大海之遼闊深沉;山泉之靈動歡歌,堪比大海之淺唱低吟。泰山就是這座城市的底色,她厚重博大的歷史沉澱造就了這座城市泰然處之的性格,人們生活得安定滿足而有力量,由此生髮的坦然、從容、進取是人生真正永不落幕的風景。

翻閱時光留下的跡痕

月色清輝,灑落綿綿千裏,倚窗而坐,續壹杯清茶,裊裊飄出的淡淡香氣,滌蕩著靈魂深處壹縷離殤的氣息。

清淺靜夜,我卻無語。如此寂靜之夜,流水般的琴音,點點品牌維護管理絮絮的心事,飄飄蕩蕩。獨自壹人,不能寐,只剩下素紙上的淺淺墨跡。耳畔傳來的輕音,亦真亦幻,虛無縹緲,如同天際離歌,在房間回蕩……

輕吟壹句情話,執筆壹闕情情絲。愛如水墨青花,何懼剎那芳華。冗長夢境,看過太多的離合悲歡,傷愁別緒,只如反反復復變化無常的氣息。壹路走來,壹路被辜負,壹路點燃希望,壹心尋找答案。是否過去的期許有多快樂,現世的遺憾就有多悠長。

成長途中,匆匆而又忙忙,跌跌而又撞撞,奔波而又小心,勞累而又費心。壹生裏,留下些許什麽,又得到了什麽?壹直在嘴上逞強,心卻沒那麽堅強。因為心中有善,所以選擇原諒;因為心中有念,所以選擇包容。

總是會癡迷於唯美詩詞歌賦,或許,當我們不再為世俗而奔波,當我們放棄了追逐利祿功名的心,懂得於平平凡凡事物之中尋求壹份安然,也是壹件美事。小橋煙雨,黛墻樓閣,盡在想象中清淺地對我微笑,攜著意境,挽著古典特有的淡雅氣息翩蹴歸來。身的限制,卻無法禁錮心的翩舞,意的品牌維護與管理靜謐渲染了心的祥和。時光輕轉,流年翩躚,幾重歲月,微笑淺淡。

繁華如舊,人卻再也不同。成長路上,何處是我的歸依?漫漫人生路,匆匆過客,誰是誰的曾經?壹些遇見,在相知相惜裏越走越近;壹份懂得,在冷漠相對裏,亦會漸行漸遠。

人生驛站紛紛,內心寧靜的人,無論是站在世俗之外,靜賞繁華,還是在塵世之中,百味嘗盡,或多或少都會多壹份久違的從容之感。壹直相信,有多少愛,就會有多少溫暖返璞。

與暗夜歸融壹起,也體會著它的孤寂與悲哀,不禁淚滿眼眶。我知曉,這淚,是因心間感動而生。未曾發現,這壹世的經歷竟會讓我如此感慨眷戀!

便覺得日月如梭,萬事匆匆。或許,最美的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 脫毛情韻早已錯過。無論是閑暇之時的念想,還是睡夢中的迷離撲朔,總之,每個人的心中都或深或淺地有著那麽壹絲的糾結。

馬蹄噠噠,我不是歸人,我亦不是過客。踏過花的心事,經歷壹場輪回輾轉,無論是再牽強的心,也會被磨合得柔軟嬌美起來。暫且將糾結藏於心,希望可以用這點滴純美,去接受所有的美好事物。是的,這壹世,有著太多的東西等著我們去珍惜,去守候。

邂逅壹簾清幽的雲夢,聆聽壹朵花的禪語,了悟人生本源。花開有情,花落無意,只因花開花謝自在禪理之中,宛如紅塵壹夢,兩難相續。

琴鍵聲聲,幻真幻假,如夢壹回。繁華褪去,壹切終歸平靜。繁華褪去,情絲眷眷,素心依依,美了風塵壹世……

追求一樣東西所能犧牲

對不起,想你,是我的權利,你可以不接受,可以熟視無睹,但請你不要拒絕,不要敷衍好嗎?

夜,已經這樣的深,零落的思緒,伴著煙雨,掩埋在冷冷的空氣裡,對著螢幕,靜靜的敲打著心底Dream beauty pro 黑店的思念。此刻,突然的很想你,很想你……不知,此時的你,是否已經入睡,有沒有失眠在這個朦朧的夜空裡,有沒有一絲念我的痕跡……

曾經有人說,喜歡我,喜歡我有著花兒一樣清麗的情懷,溪水一樣透明的情感,雲朵一樣單純的心境。君可知,這素顏平淡的我,只是為了你而綻放。

沒有多少女人,能經得起男人甜言蜜語的誘惑,但卻不知,又有多少女人會經得起男人冷言冷語的敷衍?愛你,所以留在了你的身邊,心裡永遠有你,但是,你的心裡,有沒有永遠?愛你,把每次矛盾糾紛的錯誤都怨在自己身上,你卻不知,即使是你錯了,我還在維護你的自尊,這些,只是因為,我比你更害怕失去。

你可懂,面對你的淡漠,讓我覺得自己很卑微。讓人心中的花瓣似乎已經萎靡,情感的雨露幾乎停止了奔流,雲朵,轉化為灰色的畫案。我只能裝作毫不在乎,因為我知道你是因為心情的低落,因為某些煩心的瑣事,又或者,是因為許多工作的壓力,和生活的Dream beauty pro 黑店無奈,我接受你的冷酷,把自己用一個鋼盔鎖起來,再用柔和的心去撫慰你,去關心你,試圖為你分擔,為你驅除一切煩惱,可是我錯了,你並不願意讓我進入你的世界,根本不希望我走進你的內心,我被你冰冷的話語拒絕在千里之外,縱然心裡有說不出的酸楚,也不忍向你哭訴,而你,更不會去過問我……

我把你比作一幅畫,雖然能觸摸得到,可是你永遠不會告訴我這幅畫的背景資料,和其中的內涵。我仰視著這幅優美的圖畫,身臨其境,感受著你的喜怒哀樂,可遺憾的是,這一切,都是我一個人在用心。

偶爾,我有過一瞬間放手的念頭,但那一刻,我痛了,我知道那是一種無奈的選擇,所以痛徹心扉。即便不希望一切的天長地久化為一場萍水相逢,勸自己要勇敢,勇敢的代價是自己先放開,接受失敗的勇氣,然後祝福你能幸福快樂。於是把自己內心的波瀾,蜷縮在Dream beauty pro 黑店某個角落,告訴自己灑脫一點,敢愛就要敢分。但是,我知道自己做不到如此的釋然,做不到失去後,坦蕩的依舊笑顏如初。

這一切只怪我在錯的時間,遇到了對的你。你說過,認識我是你的幸福,這是你曾表示的唯一動聽的一句話,也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句話,你可知,這句話,也是我想對你表達的?與你相伴的每時每刻,我都在認真的揣摩你,用心的去對待你,認真的讀你,念你,寫你。

很想對你說,我愛你,即使我走不進你的世界,但我仍然愛你,即使我不是你的永遠。我放下了所有的尊嚴,放下固執,放下個性,都是因為我放不下你。我也想過,或許,一無所有才是最幸福的,這樣的話,不會去擔心失去,誰都不幸運,誰也都不會悲傷。只是,我偏偏希望,你是我愛的那個你,那個把我放在心裡的你,那個睜開眼,會想到我的你,那個走到盡頭會念到我的你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用所有的愛堆起一座城堡,把你放在裡面去疼惜。

老公,愛一個人所能付出的,想一個人所能傾心的,聽一段音樂所能反復的,都是有限的,你還要這麼殘酷的忽視我嗎?對你那麼好,心裡卻有個問號,不是誰不懂,是你太過浮躁。除了我,你還會對誰如此般的冷漠?除了我,誰還會死心塌地般的不舍?我只是希望,我認定的人,能懂我的心。這些,你都懂嗎?

生活不就是一幅畫

“生活是一幅畫”——不知道是誰先說的,說得多好啊!

我去過景色秀美的旅遊聖地,也到過植物稀少的戈壁沙漠,我居住過豪華的都市,也體驗能量水過樸素無華的農村生活。

……毋庸諱言,我喜歡物質的豐富,然而,我更注重豐滿的精神生活。

在我眼中,它們都是賞心悅目的圖畫。

我追求完美的無憾,也感歎殘缺的美麗,我熱愛大海的浩瀚,也喜歡水滴的晶瑩剔透,我嚮往天空的遼闊,也安於一室的清靜,我讚美團隊的合作精神,也欣賞獨來獨往的逍遙自在,功名利祿催人奮進,柴米油鹽亦自有其情其趣,……生活於我有著無窮的魅力,無窮的誘惑。

如果說都市里的高樓大廈、車水馬龍、閃爍霓虹、美酒咖啡……所渲染的是一幅濃彩重抹的油畫,那麼鄉村中的茅草屋、籬笆院、轆轤井、雞鴨鵝狗……所勾勒描繪的便是一張清新淡雅的素描圖。秀美的峨眉,濃妝淡抹的西湖,姹紫嫣紅的鮮花,雨中婆娑的垂榆、垂柳,晴日裡能量水飄逸的雲,千姿百態的小鳥,娓娓遊動的金魚,款款而行的模特,滿臉溝壑的老人,……那不就是一幅幅國畫嗎?

生活本身就是一幅畫,四季變換,衣食住行,成長創業,談情說愛,旅遊休閒……方方面面都透著詩情畫意。

一座精美的建築,一輛造型別致的汽車,一件漂亮的衣服,一樹繁花,一片綠葉,一匹佇立的馬,……都給人以靜態的美,是靜態的畫;奔跑的小孩兒,親吻的戀人,舞動的風箏,化妝的少女,潺潺的溪水,……又呈現著變換靈動的美,它們是動態的畫。

歌聲和音樂是生活裡不可或缺的,古今經典,中外名曲,它們給人們的精神享受自不必多說,可你注意到了大自然的歌聲嗎?泉水的叮咚,婉轉的鳥鳴,蛐蛐兒的獨奏,蛙的合唱……雨滴的叩擊聲,枝葉的風鳴聲……雞鴨鵝出舍的啼叫聲,牛馬羊離圈的歡愉聲……落雪的胎盤素 功效聲音,還有,月光飄灑的聲音……您說這是不是畫呢?

生活處處皆風景,風景如畫。

竹林裡的月光依舊

院前,墨綠的藤蔓肆無忌怠的攀爬在竹籬笆上。微風拂過,茂密的綠葉隨風蕩開,許多翠綠的小葫蘆輕輕地搖擺著,猶如一個個小肚腩在歡快的跳著美妙的肚皮舞。

院內,葡萄架下的竹椅子邊,蹦蹦跳跳的七八隻雛雞‘嘰嘰,啾啾’叫得服務式住宅正歡,突然,一隻小黃狗從石桌下竄出,驚得那些雞仔們撲騰著翅膀四下逃竄。小狗轉身張著大嘴對著那些雛雞嚎叫兩聲,急匆匆地跑進竹屋裡去了。

房間裡白濛濛的,一盞U型節能燈在橫樑下發出微弱的白光,空氣裡還散發著淡淡的米飯清香。此時,小黃狗豎著耳朵圍著圓桌邊打轉,一溜粘粘的口水在嘴角直滴淌,瞪著滴溜溜的眼睛,還不時的朝右邊‘噢噢’叫喚著。

右邊不遠處,一個夯土灶被朦朧的霧氣籠罩著,灶膛裡幾撮乾柴‘劈裡啪啦’在猛烈燃燒,黃燦燦的爐火把一張粉嫩的臉映得更加紅彤彤。汗流浹背,手裡抓著一把柴草往灶膛裡猛塞,然後站起身,她彎下腰。接著抬手掀起木制的鍋蓋,在熱氣騰騰的一瞬間,她蹙眉撇開了臉,同時,還朝著小黃狗嚅道:“去,去……”

“噢,噢噢,嗚……”起起落落的幾聲回應,小黃狗聾拉耳朵,低著小腦袋,屁顛屁顛的跑出屋了。

綿綿延伸的竹海裡,繁星點點,月兒彎彎。葡萄架下的石桌上,東倒西歪的通渠公司擺著幾個黃色葫蘆,一個長髮女子懶洋洋的扒著,雙手正無聊的擺弄這些不倒翁似的葫蘆;桌下小黃狗斜躺在女子腳邊,閉目養神,滿足的樣子顯得乖巧可愛;竹籬笆周圍傳出雜亂無章的蛐蛐聲,還有不遠處竹林裡剛歸巢的鳥兒‘啾啾’的鳥鳴……

嘩嘩聲不絕於耳,抓著葫蘆的雙手動作慢了下來,倦意襲來,她的眼皮沉沉的往下掉——

月光下,無數的小腦袋在眼前跳動,擺動的小肚腩在挑逗著她的視覺,仿佛穿著媽媽做的繡花鞋奔跑在竹林裡,耳邊還傳來媽媽叮嚀的回音:“曲子難吹,給你種顆身姿妙曼的葫蘆,陪著你在月光中洗禮……”

啊,小葫蘆,小葫蘆,你快快長,我要吹一曲經典的月光曲……

拿起長長的竹枝條甩向小腦袋,‘噗噗,咚咚’全開了花,清澈滋液聚成一潭馨香四溢的酒池。月映清輝,芬芳馥鬱,月牙羞答答的望著池中倒影,捧著腹笑撐了臉龐,池塘周圍千千萬萬的葫蘆瓢齊刷刷的排成隊伍,等待。

於是,我跑丟了繡花鞋,忙碌的穿梭在它們中間,飛快地DR REBORN投訴拽著小肚腩往池子裡拋去,酒池蕩起了圈圈漣漪,醉了臉龐。

月光下,秋露,清清涼涼,乒乓落地的聲響驚醒了在手足舞蹈的單薄身影。

睜開癡迷的眼眸,望著籬笆牆外的竹林發呆,恍惚。

也是這樣的夜,也是這樣的月光,拉弓滿盈,林中狩獵。

挺拔剛毅的身影牽著她在風中奔跑、嬉鬧……

遠了,遠了,只是,這,曲,該如何彈?

抬頭,張開雙臂,借問月光,無語……